我第一次见到慈眉善目的荆山老师

时间:2019-07-11 13:44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
  荆山老师的新著《黄金岁月》到了,在新的一周的第一个早晨,这可是让人无比喜悦的事儿。

  依照为人抑或为文惯例,我自然要为《黄金岁月》写点儿什么。多年来,我写了很多书评。可是,今天,说写书评,我不敢。先是博闻多识的荆老师曾厚德于我,惠及和我一样的诸多后生;再是荆老师文字厚重,打开书页便是一个璀璨的视界。我如何敢造次评量?

  想想,这么多年,还真的没有造次过。对于内心景仰的风景,低眉和尊崇,才是最好的表达。

  即使是在某天下午,下班以后,荆老师盛邀我们编辑部的一众同事,走进省文联家属院那栋小楼中,吃饭喝茶,叽叽喳喳,或谈古论今,或翻乱他一摞摞的圣贤奇书……这样的经历,数不胜数,像在自己家里一样,哪怕是在最无拘的片刻,我依然心怀虔敬,唯恐有负于他的宽阔和风容。

  不过,自我来京,如此“浴乎沂,风乎舞零,咏而归”的景象便成了记忆。春秋代序,瞬间十年,倏忽岁月唤不回彼时欢欣。但,好在,荆老师和他的《黄金岁月》,犹如奔腾不息的文字河流,为我洗练出一个明媚的夏日。我以为,今天的意义,即在于此。

  与荆老师相识,缘于《河南新闻出版报》。当时,主编张富领领衔创办周末版,我忝职编辑部主任。彼时,中原大地,波澜壮阔,传媒界更是风起云涌。

  周末版是一张白纸,如何书写?更为揪心的是,编辑部主任是光杆司令,空荡荡的编辑部,除了新添的几张桌椅、几台电脑,便是我一筹莫展、转来转去的身影。

  不久,在张富领办公室,我第一次见到慈眉善目的荆山老师。记得张富领说,有荆老师在,我们周末版就能成为一面旗帜。其时,荆老师已经从河南省文联属下的《传奇文学选刊》副主编岗位退休,这一次,他再次走马上任,任周末版编审。

  我真是大喜过望啊!何尝不是呢?荆老师是河南文化界、出版界的翘楚,别说文化、知识之渊博,就说淀积经年的出版经验,即使我们矻矻以求,也很难望其项背。

  至此,我们编辑部犹如一个大家庭,枝繁叶茂,士气盎然。先后加盟的杜文丽、梁冰等,在各自的岗位上,有声有色,风生水起。

  荆老师没有满足于编审的工作,有一天,他提出要分给他版面,我有些惊诧,编审工作已经不轻松,要是再给他版面,累着了他,那主编还不拿我是问?

  但是,我最终没有拗过他,先是“健康咨询”,再是“周末聚焦”,最有意思的是,随后,连“时尚生活”也一块儿给他了。试想,让一个年逾六旬的半大老头编辑时尚版面,这是不是在给他出一个很大的难题?

  事实是,荆老师偏偏因为“时尚生活”又一次火了,有不少读者把他当成二十多岁的青年小伙追求!二十年前,既没QQ,也没微信,好像“E妹儿”刚兴起,年龄最大的荆老师时不时地收到一封情书,便成了我们编辑部秘不宣人的喜事儿。

  当时,报社总编辑任建谊曾说:“这么大年纪了,让你做时尚版,真难为你了。”

  如果真的难为了荆老师,我当然罪不可恕。好在荆老师在出版界浸润多年,有着深厚的造诣,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,他负责的版面给报纸带来的含金量,全报社上下,有目共睹。这让我如释重负。

  走出编辑部,中原大地上,就多了一个匆忙的身影。《寻找共和国的英模》、《创造美的白衣天使》、《春华秋实将军渡》、《生命的诠释》、《我和刘绍棠在一起》、《走进刘志华的家》……泱泱数万言,每一个字都蕴藉着荆老师的精思、学识和笃厚,都闪耀着荆老师的睿智、品质和光泽。

  七十岁那一年,荆老师第二次“退休”,本想在旅游、聚会、晨练中颐享晚年生活的他,偏偏又被河南圆方集团看上,总裁薛荣盛邀他出任集团杂志《圆方文化》主编。在时代的簇拥下,荆老师的人生,再一次焕发出流光溢彩。这一次,老骥伏枥,又是五年,2014年5月,七十五岁高龄的荆老师第三次“退休”。

  人生浩瀚,风音自起。荆老师如一页舟楫,在文化的河流上,与时代共进发,念去去,春风十里,全部浩渺,都是富藏人生能量的回响。

  此刻,在我桌案上,《奔流》作家文集之一的《黄金岁月》正如洪钟大吕,其音铿锵。

  在记述自己的人生经历时,荆老师如是说:“别人都是一次退休,我却退了三次……有人送我诗文:曲苑传奇硕果丰,新闻战线立新功。国色天香筹雅士,辛勤换来晚霞红。这只是对我的一种鼓励。我一生平平淡淡,一点儿色彩也没有……”